天意孤舟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我的梦想是2025在苏黎世呆一个月!

【喻叶/一发完结】记那个没带钥匙的晚上

   #学霸喻X老师叶#
本文又名【蓝雨的助攻团】
  真是糟糕了……
  喻文州平时的温和荡然无存,蓝黑色的头发有几根已经翘起来叛逆的贴在脸上,死也取不下来。
  房钥匙……可能锁在学校的柜子里了……
  这是他翻了三遍书包以后得出的结论。
  刚刚搬进来没几天的房子,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有钥匙。没有人会来掏出一串钥匙给他开门,解决他的燃眉之急。
  失算了……果然应该像小说里在花盆或者地毯里藏 一把备用钥匙呢。
  他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坐在走道上。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喻文州看看只有不到百分之五十的电皱了皱眉。身上的校服已经蹭了一块墙灰,但也也只是漠然瞥一眼那刺眼的白斑,窝在墙角里继续写作业。
  再怎样,作业还是要交的。
  笔墨慢慢的填满卷子的空白,最后一篇阅读写完后,喻文州打了个喷嚏。
  已经十月份了,他却还穿着夏天的短袖,而且还坐在大开的窗口对面,不感冒才怪。
  好晕,头也有点沉啊……好想睡觉……要不,就眯一会吧?
  这么想着,喻文州半阖上双眼,不知不觉就这么靠着白色的墙壁睡着了。
“削个~椰子皮~你却™的给个梨~”胡乱的哼着英语歌词的空耳,叶修慢慢悠悠的拎着笔电从兜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却见角落里一道影子沉默的在灯光的颤抖下显示着主人的存在感。
(注:该空耳来自于魔力红的suger中“suger,yes please,won't you come and put it on on me”一句。)
  “靠,谁大晚上在这里装鬼啊,差点吓死哥了……”不慌不忙点了一根烟,叶修才转头看向角落。
  等等,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文州?喻文州?二班班长?”半晕半醒间,喻文州似乎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嗯……”费力的睁开眼皮,喻文州的眸子失焦一般望着叶修,良久才认出来这是谁:“叶老师?你怎么在这里……”面前的人正是早上才见过的他们的英语老师。
  “啊?我住1903啊,文州也住在这里?”指了指喻文州家旁边的那扇门,叶修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不注意邻里氛围了,连自己的学生住在隔壁都不知道。
  “嗯,前几天……才住进来……”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喻文州无力的拉了拉身上的校服,感觉已经没有力气吐出多余的字。
  “等等,你是怎么回事……天,不会是感冒了吧!”看着狂风大作的高层窗户瞬间了解了什么,叶修来不及问为什么大晚上他会一个人坐在楼道里身边还瘫着一堆作业,就慌忙的把喻文州打横抱起,给他披上外套就急匆匆的冲进房间找感冒药,连手里的笔电也差点摔了。
  半梦半醒间,似乎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把他抱起来了……和他想象中一样温暖的怀抱。
一直憧憬着的那个声音好像在耳朵边轻声说着什么,随后是脚步声,流水哗啦啦的声音。
温热的触感在额头上蔓延开来,喻文州勉强的睁眼,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额头上的蓝色湿毛巾。
他拿着毛巾爬起身来,随机发现自己裹着一套并不属于他的厚外套。沙发的触感从手边传来,他左右看了看,随后意识到了什么。
刚刚的不是梦吗?他真的……在他喜欢的那人家里?
随后的脚步声更是证明了他的推测——叶修拿着一个杯子走出来,将杯子放到桌子上,转头看见喻文州醒了,眉头微锁:“文州,你感冒了,差一点就发烧。哥已经帮你给你们魏老师请过一天假了。你这孩子,真是……先喝点姜丝可乐暖暖吧。”
  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温暖的杯子,小心翼翼的将液体灌入嘴里,甜甜辣辣的味道伴随着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散开。
“谢谢叶老师……”
“这里不是学校,不用叫哥老师,这么严肃干嘛呢,是吧。话说回来,哥也算你们学长,叫前辈就行。”
“谢谢前辈……阿嚏!”连续打了几个喷嚏,身体里的热意更甚,喻文州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继续喝可乐。
没有了钥匙,留宿在叶修家里是唯一的选择。庆幸的是,叶修和喻文州的身材差不多可以穿同一型号的衣服,反正学生嘛,都没几两肉。
这是叶修的脑内设想。
直到带着氤氲蒸汽的喻文州擦着头发上湿漉漉的水珠穿着叶修的白T时,叶修突然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毕竟是学生,喻文州比起叶修略微病态白的肤色来说略黑,但也是那种象牙色的白。
只是上臂的小肌肉和四块腹肌让叶修这个就一整块肉还有一点小肚子的宅男有点自形惭色。再配上喻文州那张自带苏点的脸,穿在叶修身上的宅男风格的白t硬生生给喻文州传出了一种温柔阳光少年的感觉。
“哟,小看文州了。”叶修极其自然的捏了捏喻文州上臂的薄薄一层肌肉,捏的喻文州心里一阵甜蜜。
  叶修……在夸奖他。
“谢谢前辈,前辈的工作还没做完吧,很抱歉我打扰了……”瞟了一眼笔电上编了一半的卷子默默记下了题目后,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温和(心脏)的微笑佯装提醒。
  叶修的测试规律是每三天到四天一次小测试,这么算来,明天后天大概就要见到这张卷子了吧。
“哟,英语年级第一的喻大班长还玩作弊这一套呢?乖,别闹。”自然的转身把笔电屏幕挡住,叶修一脸戏谑的看着对方,转身拉过一床被子:“你还在感冒,先睡一觉吧,反正假也请好了。”
  “嗯,前辈晚安。”乖乖的道了一声晚安进到卧室的床上(叶修:“现在你是病人,有优先权。”)却不急着关灯休息,而是拿起了床头柜上正在充电的手机——刚刚他就隐隐约约听到了短消息的提示音了。
门外,叶修打开手机,按下一串数字,随后放到耳边等待接通。
  “嘟——嘟——欸!谁啊!”听筒那头传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
  轻笑一声,叶修缓缓开口:“老魏啊,这就是你的“礼物”?把我的学生关在门外?”
  魏琛,二班班主任。
“哦哟,我怎么记得是某个不要脸的一暑假都缠着我问怎么追学生呢?黄少天那小子都给你布置好了老夫也给你提供机会了你现在反而来问我?”电话那边,魏琛哗啦哗啦的转着手上的一串钥匙——如果喻文州在这里,一定会发现那就是他丢失的房门钥匙。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这个没下限的家伙啊,直接把文州都冻感冒了。”夹着电话把喻文州的脏外套丢进洗衣机,叶修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不用谢啊不用谢,顺便老夫更没下限的事你可还没见识到呢。”又是随口胡说了两句,魏琛突然安静了几秒,随后开口:“喂,叶修,开免提,有惊喜啊到时候别太谢谢老夫啊。”
  “开着呢。”叶修看了看显示“听筒”的按钮不屑的笑笑。切,套路,他要是会上当就不姓叶了。
  “行吧。”对面又是沉默了,随后传来了吸气的声音,再然后……叶修很庆幸自己没有开扬声器。
  “文州小子!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老魏的咆哮突破听筒,直接硬生生的转成了扬声器模式。
紧接着,就像召唤师召唤自己的使魔一样,喻文州“咔哒”一声打开了门,手机还放着黄少天的喋喋不休:“欸班长啊我跟你讲为什么我要推荐你这套房子还不是为了帮你追叶不羞那个不要脸的连魏老大也来帮我们了你现在可是只欠东风了啊快快快赶紧把老叶上了顺便让他以后少布置点英语作业我跟你讲其实叶不羞那个不要脸的据说好像也喜欢你啊机会不可多得啊班长……班长?喂喂喂喂喂喂在听吗班长……”
四目相对……黄少天和魏琛同时听见了来自另一个电话里的声音。
“黄少天!!!”叶修自觉把电话调成了扩音模式,魏琛的咆哮瞬间把整个客厅填满了回声,喻叶二人似乎好像还听到了嗡嗡嗡的回声。
  “谁他妈让你提醒喻文州的!!!”喻文州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传说中的音爆……
  叶修表示耳朵已经聋了。
  “魏老大啊呸班主任我错了我错了!!”
  “你他妈就不能让老夫看着叶不羞这个没下限的毫无防备被我的学生上吗?!!!”
  “对不起我—————魏老大你说啥?”
   “………………………”
  沉默。
  令人窒息的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魏琛,以后别想让我帮你打卡。”恶狠狠的说完这句话,叶修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黄少天的碎碎念也被无情终止。
  被这两个一大一小闹得真不像话啊……叹息着熄灭了烟,叶修缓缓吐出最后一口烟雾,转头:“文州啊,不管怎么样你现在还是病人,先睡觉吧……”
  “叶老师……前辈。你喜欢我,是吗?”喻文州却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向前走了一步。
  此时两人的距离只有两米,一个危险的距离。
  “真巧啊,我也是呢……叶修。”
  不再以敬称称呼对方,喻文州再向前一步,吞下了对方的唇瓣,微微舔了一下那柔软的两片。
  浅尝辄止的试探,喻文州很有分寸的停下攻略分开了两人的嘴唇,随后以一种终于来到最后结局的舒心表情抱住了那人。
  “叶修。”喻文州环住叶修的腰,将下巴搁在叶修的肩上。
  “嗯,我在。”叶修也抛却了伪装,反抱住那人的腰,鼻息呼过喻文州的耳垂。
  “如果不是老魏跟我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嗯?”想到自己的情愫现在变成了双份,叶修狠狠捏了一下环在腰上的手臂,听那人轻轻倒吸一口气满意的笑了:“想不到啊喻文州,居然藏这么久,想干嘛呢?”
原先只是一句调戏,落在喻文州耳朵里却变了味。
  “干你啊。”
  “………………………”叶修手里的杯子哐叽一声摔到地上。
  “小孩子小小年纪学点好,别老想这么黄暴的事啊,再说了你还在发烧呢。”不过,要是就这么傻掉了,叶修可以改姓为孙了。(二翔:我不是我没有)轻描淡写的以感冒为借口避开了喻文州的危险眼神,叶修转头看着笔电,忽然笑起来:“不过…………”
  “如果文州这次的测试可以考满分,哥可以考虑一下哦。”这么想着,随手把一道简单题目换成了大学四级才有的一个单词。
  呵,跟哥玩战术?小朋友还是太嫩啊。
————————————————————————
中午的阳光暖洋洋从外面照进来,教室里除了笔落触纸的沙沙声,再没有其他声音。
看起来,这一次意外的感冒并没有把喻文州的智商烧了。虽然答题有些慢慢悠悠,但却是胸有成竹。
  看了一眼叶修出的那个四级题目,喻文州轻笑一声,写出答案时半点也不带犹豫。
  该不该告诉叶修,其实他已经提前学了一点四级呢?算了……还是留着,当成“惊喜”吧。反正他也是做过承诺了呢……
  阅读写完,终于来到最后一部分翻译题。
  如果此时有人经过门口,一定会发现以温柔闻名二班班长正在用一种富含哲♂学的眼神看着一道题目。
  “你应该给你邻居一把钥匙,以免你把自己锁在门外”(in case)
三天后。
叶修看着喻文州满分的卷子,试图找出一个错误。但是,没有。所有的单词都经得起最刁钻的推敲而不被找到扣分的理由。
  卷子的主人,此时笑眯眯的坐在旁边用狼一般的眼神看着:“怎么,叶老师想反悔?”
  “可是,即使是反悔,也来不及咯^_^”




本文来源于真实世界的作者某一次写翻译题的脑洞。
是的就是那句in case的翻译。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