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孤舟

咸鱼中,终于变成了杂食动物

【喻王】Somnus(上)

一篇清水,依然是突如其来的脑洞集。








剧情时刻反转。




秉承了一贯套路——喻花样套路王系列。




以下正文。


 
  午夜十一点三十九分三十八秒。
  门口,高高挂在门沿上根本碰不到门框的风铃连续发出六声不同的声响后,湖蓝色的门被人推开,裹挟着一阵阵的热意。
  唯一比较像店员的人正在擦拭吧台,胸口银色的铭牌上刻着“喻文州”三个字。
  喻文州淡淡瞥了一眼刚进来的人,眉眼似微挑一下表示惊讶,但随即放下抹布,走到柜台前露出标志笑容问道:“来点什么?”
  对方修长的指扫过菜单,轻叩两下桌面,踌躇几秒,回答:“美式,谢谢。”喻文州即将转过去的一刹那,又追问:“这店里只有你一个人?”
  喻文州轻轻倒了一把咖啡豆,按下红色的按钮。
  咖啡豆被研磨的声音里,他答:“是,我是店主也是唯一的店员。”
  “嗯……”王杰希拉长声音长长嗯了一声,坐在最靠近柜台的双人座上等着他的饮品。环顾四周,发现刚刚隔壁的两位白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空荡荡的咖啡馆里除了自己和店员,竟再无第三人。
  也对,午夜的咖啡馆里要是人满为患,那才奇怪了。
  王杰希支着头胡思乱想的时候,喻文州端了两杯饮料径直坐在他的对面,将其中一杯放在王杰希的面前:“您的美式。”说完他便端着另一杯饮料 自顾自在对面坐下。
  见王杰希一脸奇怪的神色,他只好又解释了一下:“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关门了,所以……提前下班也没关系。”
  王杰希理解点点头,继续专注看着电视上无声的老电影。
  喻文州低头拿出手机,划开一个视频戴上耳机,任由着自己沉浸在肥皂剧的剧情当中,只是时时抬头偶然瞥一眼对面的客人。
  两个相坐的人就这么沉默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喻文州关上手机,抬起头来。
  “抱歉,先生。我们要关门了。”他推推沉迷于剧情的王杰希,指着墙上的挂钟。
  十一点五十五,离12点关门还有五分钟。
  王杰希眨了眨有些大小不一的眼,定定看着那挂钟旁边,印着一颗六芒星的标牌无声提醒着。
  开门时间:10.00-24.00。
  他再转回头的时候,分针又颤颤巍巍动了一格。
  “怎么,先生还不走吗?”喻文州关了前台的灯,只留下一盏浅浅夜灯照着唯一接待客人的那张桌子。朦朦胧胧的灯光里,隐约看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下了工作的装束。
  王杰希摇头。
  十一点五十七分二十八秒。
  喻文州又去摸了一遍柜台,确认自己没有东西遗漏,随手拔下咖啡机上的钥匙。他转着钥匙,试探询问:“介意我把电视关了么?”
  王杰希喝下最后一口美式,把带着冰块的纸杯拿起来,道声不介意便拿出手机继续看刚刚断掉的部分。
  十一点五十九分四十六秒。
  喻文州站在门口,疑问望向仍然不肯走的客人。
  王杰希只是扬了扬嘴角。
  “你不会走的。”
  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
  喻文州转身,温和笑了一声。
  “没错。”
  十二点整——
  六芒星的标牌突然无风自动。
  一行银色的发光的字,在时间的下一行灼灼烧开来。
  “服务时间:0.00-3.00。”
  “那么……”重新坐在王杰希对面,喻文州抬起一只脚踩在地毯边缘敲打着节奏。
  “请问我需要提供什么样的服务,这位鬼魂先生?”
  王杰希随手将咖啡纸杯扔出一条弧线,稳稳丢进垃圾桶。
  “你不是明知道我的身份,为何还要试探?”
  “的确,门口的六音铃只有鬼魂推门才能被牵引从而发出铃声。不过,我还从来没见过道行这么深的鬼魂罢了。”喻文州朝垃圾桶努下巴,“毕竟,没多少鬼有能力接触人间物品的。”
  “废话少说。”王杰希伸出手,雾气瞬间聚集在指尖,凝成一张面具。
  “这是……鬼市通行证?”喻文州饶有兴趣碰了碰那雾气面具,歪头。
  “你应该知道三天后是中元节吧。”王杰希说着,又凝出一张不同的面具,“长话短说,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去鬼市,帮我鉴别一样东西。”
  “那么,交换的代价是?”
  “这是报酬,另外我会在鬼市保你安全。  ”王杰希说着,拿出三支金针放在桌上。
  “哦,那么王先生可否说一下前因后果?抱歉……不说也是可以的。”喻文州接过金针,眸子弯起试图套话。
  “没关系。”王杰希痛苦皱了皱眉,再开口时依然恢复云淡风轻的语气:“我本来不该死的。”
  “嗯?”喻文州正把玩金针,心不在焉嗯了一声。
  “地狱的鬼差说我阳寿未尽,因此不能喝孟婆汤,就把我扔上来让我查明真相。”他顿了顿,抬头看向已经冰冷的电视,“我偶然间听朋友说……此次中元节,闻名地狱的叶判官也会亲自来,而且还会卖出名为婆娑珠的灵器。”
  “……婆娑珠?!是那个?”喻文州听得这三字,终是露出严肃表情望向来人,声音不知不觉低下去,“是那个,可以还阳的婆娑珠?”
  “不错。不过,叶修此人是著名的心机,朋友告诉我他早已经派了许多人手去售卖假婆娑珠来鱼目混珠,据说……”他轻咳一声,捏着嗓子假声假气道,“能不能得到婆娑珠,还要看天意啊~”
  “这就是那个混蛋判官说的话。”
  话毕,王杰希冷着一张脸,沉默。
  喻文州伸出两根手指,捏起那张雾气凝成的面具放在桌上盯了半晌,道:“我知道了,所以,这一次的鬼市……我会跟你一起去的。”
  “嗯,三天后晚上十一点五十,我会来的。”
  王杰希说完这番话,便推开椅子站起身来自顾自走到门口,推了推已经锁上的门。
  “啊,抱歉……”喻文州笑的一脸无辜,“其实我的房子就在咖啡店后面,刚刚是为了试探你而已所以锁了门。”
  王杰希冷哼一声,也不答话,直接穿过门走出去。
  “三天后中元节见。”
  喻文州轻轻说一声不送,站起身来。
  他的唇轻轻抿起,一言不发走向二楼的房间。
  该说是冤家路窄,还是应该说是天意如此?
  这个人,居然第二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把握呢。

   农历七月半,晚上十一点五十七分四十八秒。
   这座城市的某一个偏僻角落里,凭空漂浮出了一座只有鬼魂才能看得见的集市。
  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只是除却喻文州这个比较特殊的情况之外,所有的客人和店家都不是人类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王杰希要提出保护他的原因,没准他一个不小心,回头时可能就发现自己的委托对象已经被其他的鬼分吃成了几块。
  婆娑珠果然是今年的热点。还没有踏入入口,就有一大群戴着各色面具的鬼魂拉扯着他俩大声询问要不要婆娑珠位置的情报。
  王杰希不置一词,直接拉着对方进了鬼市。
  “你就不听听?万一是真的呢?”喻文州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左右看看新奇的店铺。
  “以叶修这性子,不会派人散步消息的。”王杰希径直拉着他拐到一处没有别人(鬼?)打扰的地方,抱着双手盯着喻文州看。
  “该是你的事情了,我要你帮我找到婆娑珠的位置。”
  “那是自然,我的委托人。”喻文州优雅打了个响指,再睁眼时,他的视野里凭空多出了几缕光线指引着数个方向。
  这便是喻文州与生俱来的能力,阴阳瞳。更加准确的说,是可以辨别鬼魂能力的阴阳瞳。
  几道光线里,一缕紫色的格外显眼。
  大概便是那个了吧。
  “跟我来吧。”喻文州拉着王杰希,径直错开几个热闹的摊位,路上还佯装着买了几支白烛。
  再往前已经出了最热闹的集市中心,周围飘荡的鬼魂逐渐稀少下来,最后除却几个冷清的店铺,周围的建筑已是寥寥无几。
  “是这个。”喻文州指着一家格外阴森的瓷器店,直接去拉门环。
  王杰希把他拉到身后,警惕看着大门开启。
  一阵穿堂风忽的吹过来,一人一鬼都不由自主哆嗦一下。
  沉默半晌,还是王杰希先行动。
  “若是婆娑珠不在里面……”他踏上第一节台阶,忽的想起什么,转头冷冷看着喻文州,“我就吃了你,懂吗。”
  “我很确定。”喻文州一点都不害怕,跟着走进大门。
  门口稀稀拉拉摆着几个一看就是劣品的瓷器。喻文州随手拿起一个,笑意盈盈道:“我还不知道,原来鬼也会私藏瓷器的?”
  “哦,有些不愿投胎的鬼会在地府住下,自然有那么几个闲人会继承他们生前的一些无聊爱好。你恐怕不知道,鬼界最畅销的地方是一个叫戴妍琦的人开的情趣用品店。”
  喻文州尴尬呵呵两声,道了声是吗你们还真有情调,便走到落灰的柜台上四处张望着寻找机关。
  “婆娑珠的灵气就在这店里,恐怕是有什么装置。”
  “不用你说。”王杰希敲打着一面墙壁,被灰尘呛得咳嗽了两声,脸色更加黑了。
  喻文州再怎么通灵毕竟也是人类,这会儿沿着半圈搜索下来已经是累的精疲力尽,随手擦了下看起来最干净的那张椅子上的灰尘,长叹一声坐下来,手无意间碰倒了旁边茶几上搁着的一个青花瓷瓶。
  “危险!”王杰希更加敏锐而提前的感受到了地面上的震动,慌忙一把扑过去,将喻文州扑倒在一个角落里。
  与此同时,方才喻文州坐的那把椅子下突然劈开一个洞,那椅子整个掉了进去,发出咔嚓的一声摔碎声。
  “诶呦呦,竟然躲开了,真是没劲。”
  与此同时最深处的那面墙突然旋转一百八十度,而后一个眼睛略略下垂的男子拿着一个盒子从内间悠哉悠哉走出来。
  “不过能找到这里,也是有实力的。怎么,都是冲着婆娑珠来的?”身为判官的魂灵嘲讽笑笑,端着手上的盒子。
  “叶修,这东西多少钱?”看喻文州点了点头确认就是那个盒子里,王杰希狼狈站起身来拍去身上的灰尘。
  “这婆娑珠,可不是按价钱算的。”叶修抛起盒子又险险接住,惹得王杰希的视线时不时飘忽在空中。他直接翘着二郎腿坐在唯一一张比较干净的椅子上,不知道为什么此时语气特别招人恨:“想要?那就用相同价值的东西来交换啊。”
 

  片刻之后,喻王二人走出鬼市,王杰希拿着装婆娑珠的盒子,上下瞥了眼脸上泛着苦笑的喻文州,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抱歉。
  毕竟人家为了自己的委托,连自己的死后鬼生都搭进去了。
  “我看你们俩不错,虽然这个一脸笑眯眯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尚且是个人类,不过也不妨碍。这样吧,你们签了哥的卖身契,死后当哥的鬼差怎么样?”
  当时为了换婆娑珠想也不想就答应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得不偿失。
  王杰希恨恨想着叶修那一脸“无耻”的笑容,暗骂一声这判官真是太心脏。
  喻文州嘴角微微有些抽搐着望着对面那鬼,心说这一次的交易还真是亏大发了。
  “不过……”喻文州忽的收敛了表情,转而认真问,“这婆娑珠虽然可以还阳,可我记得时间只有两个月吧?这短短的两个月,你怎么够活的?”
  毕竟,鬼差说王杰希缺失了好几十年的寿命呢。
  王杰希随手摘下面具,又拉下了喻文州脸上的面具扔回门口的通行证回收处,这才淡淡道:“自然是不够的。我只是要这两个月查清是何人偷走了我的寿命,并且让他将我的寿命还给我。”
  “若是他不还呢?”
  鬼市通向人间有几千几万条路线,喻文州挑了条最近的,没走几分钟就已经看到了咖啡馆的轮廓。
  王杰希沉默着思考这个问题,直到喻文州打开了店门的门锁,他才走进店里,望着微微发光的标牌。
  良久,喻文州身后传来轻轻一声回答。
  “我会不择手段让他把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
  这样啊……
  喻文州打开了灯启动咖啡机,为自己做了一杯摩卡,照例给王杰希了一杯美式。
  若是真的像王杰希这样说的话……
  这可就违背他的原则了……
  他将美式端到王杰希面前,极其自然拿起已经打开的盒子里,晕着白色光芒的婆娑珠。
  “你说……”王杰希正喝着美式,突然听见喻文州对他说话。他抬起头,看见喻文州用两根手指轻轻捏着婆娑珠。
  但喻文州的语气不知为何,有些诡谲。
  “你说,你要找那人拿回你的寿命,对吧?”
  “呵,自然。”
  “那……真是非常抱歉了。”
  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突然起身将两人的距离拉到最远。他高高举着婆娑珠,笑容诡异。
  “我可不能让你得逞呢……因为……”
  他的笑容突然放大,像山谷里悄然盛开的罂粟花,美丽而含有剧毒。
  婆娑珠的白光不知不觉黯淡下去,随后,表面裂开了一条深深的缝隙。
  王杰希骤然反应过来,起身极速逼近喻文州,但对方淡淡转了个身,将破裂的婆娑珠向招牌扔去。
  婆娑珠碰到招牌的一刹那,像一块砂糖投入了散发热气的咖啡里融化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忘了告诉你了,这块招牌上的鬼灵文字,也就是“0.00到3.00”这句话上,也附着着一只小鬼哦。”
  喻文州好似没有看到王杰希愤怒揪着他领子的手,微微歪头不去看他的眼神。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王杰希冷冷问,掐着他的脖子丝毫不放。
  “哦,看来记忆消除的很成功。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寿命便是你自己交换给了我吗?”
  “你什么意思?”
  “嘛,所以说冤家路窄呢。”喻文州轻描淡写拍开王杰希的手,轻轻抚着方才借助婆娑珠的力量化成人形跳下招牌的鬼童,笑道:“那,我来告诉你吧。”
  “你在三个月前……或者说,在生前曾经与我做过交易,用你的一部分生命,去给你的一位朋友续命。而我所要求的报酬是,你的另一部分生命。”
  “方士谦现在可是好好活在这人世上,我的确成功的达成了你的交易哦。只不过……”
  王杰希反应过来,他一步一步走近喻文州,盯着他的眸子。
  “只不过,你并没有说“一部分”指多少,所以你借机将我的所有寿命,都一并拿走了。”
  “是呢,杰希还真聪明。不过我还得感谢你,若不是你的生命,我还得另找目标来续命。”
  王杰希相信了。
  因为他从未把名字告诉过喻文州。
  “让我来猜猜……”他厌恶看了眼夺走了自己战利的小鬼,恨恨望着喻文州,“你,喻文州,由于天生具有某些特殊的能力,从而导致你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学会了续命之法。你就借着咨询的名义,让你的交易对象以一部分生命作为交换来达到他们的目的。而你使用了巧妙的文字游戏,将你的交易对象的生命全部夺取一空,没错吧。”
  这样一来,当时拘他的那鬼差喃喃自语的一句话,便得到了解释。
  “奇怪,怎么最近这么多阳寿未尽却已经死去的魂灵……真是够麻烦的。”
  “怎么?他们都是自愿向我作的交易,可不是我强架着刀在他们的脖子上逼他们呢。不过,我一向的交易原则便是绝不会退还我的一切报酬,所以……”
  喻文州凑近了王杰希的耳朵,一字一顿。
  “想要拿回你的命……没,门。”
  远处传来悠远绵长的钟声。
  正好是午夜一点整。
  柜台上的罂粟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盛放。
  美丽,而含有剧毒。






Somnus意思为罂粟,虽然美丽但是含有剧毒。

值得一提的是,罂粟花开后只有三天花期。



(也就是说,下一篇我们的鱼鱼就要在套路了这么多人以后,被套路了。)






(毕竟从冬之礼赞到奈何燕鸣一路都在虐老王,偶然也要虐虐鱼鱼是不是^_^)

最后艾特一下提供了部分灵感的这位 @Etihw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