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孤舟

你好,这里天舟↓









本命喻王喻无差互攻,副cp喻叶喻/叶王叶。

总之就是RGB组等边大三角,其他cp不定。

不定时开点文,长篇大部分时候会坑,所以着重于短篇。


正在练车技中……

【喻王】Sonmus(中)

 
脑洞集填坑。
本来准备两篇完结,然而突发灵感将这篇文和之前的一篇联系在了一起。
……于是这个画风变得更加诡异莫测了。
感谢 @Etihw 提供了部分情节!
内含传送门。

另外,欢迎订阅喻王合集-深海寻星的tag~









  这个女孩已经等了这个店主三天。
  几个月前,她与三五好友寻找地方复习时,无意间走近了这个温和的店主已经与他同样温和的那家咖啡店。
  整个店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兰猗很快便认识了这个店主。
  他叫喻文州,很好听的名字。
  少女的心思随着高考的时间流逝逐渐明朗,直到考完后,她在沸腾的欢呼声里作了一个决定。
  她想去和那个店主告白。
  就当是疯狂一次吧。
  然而,直到现在,这家咖啡馆却依然没有开门的迹象。兰猗茫然盯着门口说明开门时间的标牌,不知所措。
  等了半晌,她终于还是掏出震动了不知道多久的手机,道声我马上来,依依不舍瞥了眼门面,将粉色的信封小心翼翼沿着门框塞进去。
  承载着少女心愿的信封啪的一声掉在屋里,一只手的旁边。
  一个人仰躺在绛紫色的地板上,面色冰冷,紧闭着眼睛。
  胸前的铭牌,似乎是落了灰。
  不知何处吹来一阵风,席卷整个咖啡馆,将钟里的布谷鸟吹出来,欢声鸣叫。
  “布谷——布谷——”
  时间是下午六点整。
  不知道为何,男子僵硬的嘴角,似乎是扬着笑。
  如同一个缺了一笔的圆,终于被黑色的画笔重合上最后一段弧度。
 

  一开始,连意识都没有。
  那是语言无法描述的空白,游离在物质和意识之外的,茫然的虚无。
  或许,连“我”的概念都尚未被谱写进基因。
  然后,神说,要有光。
  于是,从虚无的最深处,炸出一缕白芒,将那抹未知的存在拽入浮世。
  旋转,吞噬,燃烧成灰烬。
  似乎在那一瞬间,全部的真理和谬论交缠着向他咆哮,撕心裂肺叫嚷着世界的真相,试图唤回先知。
  但是光很快便沉寂下来,上帝的第七天已经到了,他洒下代表权力的光华,将世界交予人类。     而光华黯淡成暮,无尽的黑暗,孕育着永恒。
  意识终于占据了绝对主动,喻文州的手指尖轻轻颤动一下。
  他紧闭着眼睛,尽量放缓着呼吸。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所以,还是警惕一些较好。
  可是,空气里,却没有被他搅动起来的气流。
  风空空略过耳畔,穿过了他的整个身体。
  喻文州心中思索几秒,便有了确切的答案。
  他闭住了呼吸,五感里只剩下听觉和触觉在告诉他周围的情况。
  风声。
  窃窃的低语声。
  而风,似乎是托着他的。
  不然,为什么他的背部一点触感都没有?
  他飘浮着,迷惘着伸出手,试探触碰周围。
  然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是不同的情绪,像风暴一般淹没了他。
  恐惧。仇恨。遗憾。失落。疯狂。无妄。悲哀。狂热。拒绝。后悔。愤恨。
  是他很久以前失落在时间洪流里的,那些刺人而陌生的情绪,带着灵魂的质问一遍遍纠缠他。
 “为什么要偷走我的时间?”
 “把属于我的还回来……还回来……”
  可喻文州却完全无害怕的神色。
  抱歉,那是公平的交易。
  他在心中嗤笑一声,泰然自若陷入鬼魂的愤怒中,眼看就要被恶灵分食。
  然后,时间突的粘稠而绵密,拉长了丝线密密裹着他与鬼魂们隔离开。魂灵不甘想要追上,却被对方的目光震慑住,安分下来。
  空气随着那人的声音,振出冰冷的气息。
  “欢迎来到冥界,我是判官叶修。”
  “我很抱歉通知你,你……已经死了。”
 

  他终于睁开了眼。
  眼前是从未见过的景象。
  漆黑,阴冷……却分明又带着新生的气息。
  “你已经死了。”
  听到这句话,他微有些震惊的神情,但只不过是短短一瞬。随即,三分温和五分无奈两分叹气露出了一个复杂含义的笑,玩味道了句:“是吗,这样啊……真是太可惜了。”
  不卑不亢,就好像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一般。
  判官瞥眼他分明含笑的眼角,意义不明眯起瞳:“你似乎很高兴啊,还真是一个独特的魂灵。”
  “因为已经活的够久了啊。“喻文州歪头,笑得一脸纯良。
  “是够久的。“叶修哼了一声,拿起一本格外厚的生死簿哗啦啦一翻到底,看着最后一页的数字继续他们的对话:“600多岁……就算你有一些可通鬼神的能力,也不至于能够活这么久吧?不解释一下吗,文州大大?”
  “哎呀呀,看来被发现了呢。“喻文州终于被风放下来,踩到踏实的土地让他暗暗叹口气。他眨眨眸子,轻轻说:“那,我现在撒谎,还来得及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况且,你这事情哥的官本都一字一句写着呢,只是哥懒得翻而已。”
  还真是够懒的啊,判官大人。
  他正想开口解释,门砰的一声被一只似曾相识的手推开,随后是一双更加熟悉的眼睛默默盯着他。
  怎么能不熟悉呢?
  这眼睛里,分明是装着熟悉的恨意的。
  就像之前所有的那些不知数量的眸子一般相同的恨意。
  只是这个人不同而已,仅此而已。
  “好久不见,杰希。”
  王杰希冷冷回了句:“我觉得你称呼我为鬼差大人更加适合一点。我们之间没有这么熟络。”
  这人是一路跑过来的吧? 还带着一些喘气,到底是多盼望见到他终于出现在这里.……
  他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喻文州讪讪顿了几秒,视线从面前的叶修转到王杰希后,就定定盯着他,一言不发只是微笑。
  只是笑容有些诡谲罢了。
  叶修咳嗽一声,皱着眉头硬生生拉回了喻文州的注意力。
  “罪人,你是否知罪?“嬉笑的表情被收起,叶修拿着厚厚的簿子,一字一顿,降下判决。
  “抱歉,我……不认罪。”喻文州丝毫没有迟疑,从善如流答道。
  以为罪者会配合的两人不约而同静默了几秒。
  王杰希冷哼一声,淡淡道:“事到如今,还在狡辩吗?难道你忘了,我,可也是你的“目标”之一呢。”
  叶修长叹一声,还是认命开始翻看厚厚的生死册。
  罪魁祸首喻文州却只是静静看着二人动作,温和回道“不,杰希,你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若是你们指的是我以交易换取别人的寿命……我承认,我的确这么干过。”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认为这是罪? “叶修似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眼角挑起,讥讽驳了一句。
  “判官大人此言差矣。我的交易不管对人对鬼,均是以公平为前提。他们既已经得到他们想要的愿望,我又如何不能收取我的报酬? 况且,我可是明确告诉过他们“代价是你的一部分灵魂“这句话哦,难道不是么……杰希?”
  王杰希不等尾音落下便抢先开口:“但你可没有说过“一部分"的意思是指剩下的全部寿命!而且,我可不觉得有什么愿望能够抵得上这么昂贵的代价。”
  “那可不一定哦。比如说……”喻文州忽的凑近王杰希的耳朵轻轻吐气,耳语道,“我想要和我的那个他,或者她,永远在一起……”
  王杰希条件反射般后退一步,脸色路有些难看瞅着面前笑意恶劣的登徒子:“这种平常的心愿,怎么能和珍贵的灵魂相提并论?”
  “当然能。”喻文州悠悠向前一步——更准确的说,是向前飘了一步。他不徐不急瞥了眼周围昏暗的环境,语气平平淡淡,却偏偏语出惊人。
  “人类的欲望,都是无穷无尽的。就算我真的帮助了他们重归于好,那也必然会有更好的,更漂亮的,更有才华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所以,既然他们许下想要和对方永远在一起的愿望,我便要尽全力让他们永不背叛对方。至于方法……呵,只要他们都死了,在另一个世界,也就不存在所谓的背叛和失望了。难道我说的不对么,判官大人,以及……鬼,差,大,人?”
  罪人在审判官面前侃侃而谈,却着重压着最后四个字加重了语气。
  王杰希沉默低下头,掩不住眼中的晦涩。
  叶修定定看着面前的喻文州,一双眸子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光华。
  就像上帝离开的那一刹那,最黑暗,最堕落的光华。
  他忽的扬起嘴角,笑得高深莫测。
  “在哥这里,人间的对错都是没有意义的。”
  “你很强,至少于人类而言。哥一早就看中了你来当哥的鬼差。所以我和大眼商量了下,既报了他的仇,又达到了我的目的。”
  “不过……你太过于强大了。知道么?我并不是在谴责你,只是提醒你。因为你的缘故,地府里可是乱成了一锅粥。”
  “所以……虽然你的卖身契约可是你自己实实在在签下的,代表现在你是我的人。除此以外,冥王的审判就连哥也不能帮你了。”
  他呼啦一声拿出一张纸,上面用赤墨龙飞凤舞写着判决。
  地府里,只有冥王一人,才被允许使用红色墨汁。
  “————去十八层地狱吧,我希望十年后,还可以见到你。”
   判决:罪人打下十八层地狱。
   期限:十年。
 

  在地府里,十年亦或十个月,十个世纪,甚至十个千年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爱的,会愈加浓厚。
  恨的,或许会逐渐愈合。
  但也会更加深刻刻在心中,攀附着骨头层层叠叠渗到最深处。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又带走了多少魂灵,但他印象最深刻的,始终是他初次上阵时,和叶修联合伏击的那个人。
  不,不只是因为他曾是喻文州的受害者。
  而是,王杰希发现自己缺失的记忆,似乎与他有关。
  每个魂灵被契约成为鬼差后,所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自由和一部分记忆。
  而剩下的记忆,会在时间的洪流里慢慢暗淡,最后只变成一个个略有些拗口的名字。
  唯有喻文州这个名字,连带着那人温和眉眼固执长在他心里,不断提醒着他。他想要去回忆,却无从下手。
  如同隔在迷雾对岸的真相,遥遥而望,却触手而不可及。
  十年的期限,就快到了。
  离着时间还剩下三小时的时候,王杰希去了趟十八层。
  说实话,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
  映入眼中的是滚烫的油锅,幽幽蓝光的刑具以及面目狰狞的小鬼看守。
  亡灵的尖叫声和咆哮声彻底穿过耳朵又飞出,糅杂着鞭子或是烙铁独特的声音,破开风又被风淹没。
  而在中央的熔岩池里,泡着一个他恨恨不忘,却又想要去与他询问真相的魂灵。
  喻文州的脸色很不好——换了谁脸色都不会好。那池子里满满的都是岩浆,而且不知是被施了什么法术,是可以吞噬魂灵的。
  过分的灼热感,到最后只剩下了疼痛和麻木。喻文州漠然看着自己的灵魂被灼热岩浆一点一滴吞噬,一言不发。
  闭上眼睛,初次的疼痛和绝望依旧历历在目。
  唯一学会的,只是承受而已。
  待得只剩下约莫半个灵魂时,他被小鬼拖出来坐在地上歇息,这期间,原本消失的半身魂灵,却又不知不觉自己复原。
  最绝望的不是末日到来,而是你停在了末日爆发的那一刹那,一次又一次体验永恒的磨难。
  这便是地狱。
  可为什么,明明都这么痛苦了,他却依然没有忘记微笑?
  王杰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等着喻文州的魂灵完全恢复后,冷着脸扶了他一把。
  “杰希,好久不见。”喻文州却倒是很淡定,眉间的痛苦不露痕迹被掩去,只留下依然熟悉的微笑。
  “我并不觉得,对于一个活了六百多年的人来说,十年有什么久的。”王杰希出示冥王给的鉴印,小鬼微点下头,便去把喻文州身上绑着的铁链松开,一把把喻文州推到王杰希这边。
  “还有一个小时,等吧。”
  喻文州顺从坐在王杰希旁边,轻眨一下眼睛:“可杰希不在的十年,就特别的长了呢。”
  王杰希顿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他的脸不自觉红了一下,干咳一声缓解尴尬:“别故意撩我。”
  “有吗?(^_^) ”
  “……”
  他们面前,螺旋状的传送门正在慢慢实体化。
  “杰希,你还在恨我吗?”喻文州望着深不见底的入口,忽的出声。
  王杰希微掀了掀眼皮翻了半个白眼,权当作回答。
  “……这样啊。”
  喻文州意味不明笑了声,待得旁边的计时沙漏最后一粒沙落下的瞬间,站起来径直走进传送门。
  “知道吗,对于这件事……我绝不会忏悔。”
  “这一次,不会再放你走了。”
  喃喃了这两句话,也不顾王杰希听到没,喻文州便消失在了那头。
  映入眼前的不出意料是判官笑眯眯的脸。
  叶修待得王杰希也走出来后,便挥手关上了传送门,转身拿出在鬼市里坑着喻文州签的契约。
  “那么,我的鬼差,现在我就是你的上司了。”
  “鉴于你在十八层体验了蛮久,权当给你放几天假好了。记得半个月后来上班。”
  叶修自顾自说完一大串,也不顾他们俩听懂没,就把纸张塞入喻文州怀里,叹着“老了老了”打着哈欠便走开了。
  只是,在转身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暗芒。
  身为判官,在人世间的记忆已经模糊到只剩下几个色块,和一些似是而非的姓名。然而,却有一些长久烙印在记忆深处。
  怪不得他那天总觉得喻文州和王杰希这两人的名字有些眼熟。
  说起来,自己还是人类时,分明是结识他们俩的,只是最后的结局……
  也对,王杰希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回世了,哪还能记得这堆破事儿。
  所以……还是不要告诉王杰希,他曾经还算和喻文州恋爱过吧。
  反正喻文州总会说的。
  判官拢着袖子里从喻文州的生死簿上撕下来的几页,抬头望着屋顶。
  风吹过来,掀起了纸上的几个文字。
  “辰垣……楚庭……机缘巧合……等待。”

 

  

   从数百年前,他们的故事落幕后,喻文州便一直在等。
  他唯一活着的意义,就是去死。

  辰垣/楚庭这两个名称来自于我的另一篇文《奈何燕鸣》(未完结)

 
《奈何燕鸣》的传送,一篇破到极致终于完结的车。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