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孤舟

咸鱼中,终于变成了杂食动物

【喻王】七夜行灯•晚昼

  窗外不知何时,已经停止鸟鸣。
  金丝笼里的白鸢展开尾羽,慵懒梳理自己的皮毛。
  绛紫地板上,皮鞋的鞋跟敲打出半首不知名的乐曲,终于等到了敲门声。
  “请进。”
  男人叼着烟甫一踏入,严谨而低沉的办公气氛被就瞬间打破。
  “老冯,来找你汇报点事。有烟么?”
  他敲了敲桌上“校长”的牌子一脸嬉笑,仿佛那是一块上好的玉石。
  校长冯宪君无奈转过椅子,见到叶修熟悉的那张脸,便是有些犯头疼。
  这么多年了,叶修只这么来找过他三次。
  第一次是他上任时,彼时尚且年少,名字还唤作叶秋的青年敲响他的门,只是笑眯眯说了一句“你好啊新的校长”便转身就走,根本套不了近乎。
  第二次是叶修被陶轩赶出去的时候,沉默着不顾冯宪君亲自挂在挂钟下白到刺眼的“请勿吸烟”点燃了一根烟,在吞云吐雾里向他辞职。
  “说吧,这次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欸,老冯,不至于吧,我就这么讨人厌?”
  你不是讨人厌,是每次见你我都很想吃药。
  “好吧好吧……那哥长话短说哈。”
  然后,他说出了那句话的瞬间,白色的鸢鸟张开了翅膀,低低啼鸣一声。窗外凝神倾听的树木伸长了树枝,贪婪吸取那语言里蕴含着的魔力。
  叶修说:“有学生……觉醒了。”
  冯宪君手指请划过鸾鸟的尾羽,问:“他选择好了“目标”吗?”
  “虽然还瞒着消息……但是,我猜是的。”
  “我知道了。”冯宪君目送叶修离去,手捻起一把鸟食装进笼子。白鸢轻快啾鸣两声,额头上的金羽微微发着光。
  “又要开始混乱了啊。”
 

  在这座浮于尘土的城市里,无聊和喧嚣催生出了荒谬绝伦的传说。
  它们被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舒缓压力的笑话,是女孩在听完后瑟瑟发抖被男孩抱在怀里的计谋。
  他们听见都市传说里的角色被杀死会放声惊叫,然后随手划过网页上的火灾新闻。
   不管是明里或是暗里的网站,总会有那些过于痴迷的受害者,信誓旦旦证明他们遇见了神的奇迹。
  但是,或许在角落的角落,也许真的有天生属于黑暗的种群沉睡着,不知何时就被唤醒。
  或许,他们就藏在最亮的阳光下。
  Glory学院,向来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他们从不设置招生考试,也没有严格的分数要求,甚至不公开招生。
  但在这个都市的角落里面,一封封印着深棕色的鸢蔓纹章的邀请函,不知何时便降临在选中之人的手上。
  无论家族尊贵与否,无论自身高傲或是谦卑。
  而与此同时相对的,就是没有人再知道那些人的踪迹。
  他们毕业之后去干什么,他们在学校里学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
  我们的故事便是在Glory学校里发生的。
  七个昼夜,七个故事。
  一位觉醒的学生,和一个被隐瞒真相的老师。
  平凡的生活里,交织着诡谲的故事。
  嘘,不要说话。
  或许灯下,就是隐藏着的鬼。











今天愚人节,那就发个概念大纲祝贺一下好了。
这篇东西什么时候更……看我心情。(笑)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