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孤舟

你好,这里天舟↓









本命喻王喻无差互攻,副cp喻叶喻/叶王叶。

总之就是RGB组等边大三角,其他cp不定。

不定时开点文,长篇大部分时候会坑,所以着重于短篇。


正在练车技中……

【第五人格/杰克单人向】Copy Ripper

  这几天被第五人格的杰克圈粉,
  忍不住给他写了篇文xxxx.
  由于官方背景貌似杰克是模仿犯?这里有个人私设












   他的额头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呼呼风声从顶上的窗口吹来。几道铁栏杆,把他面前的风景全部划为数块。狱卒从第一块走过,毫无反应被栏杆切割了一半身形后,又完好无损的从最后一块风景处路过。
  狱卒会拿棍子吓唬不听话的犯人,甚至会警告般推搡他们,可所有的狱卒却独独不敢正眼看他。
  因为他是原罪。他与生俱来,手上便沾着鲜血。
  虽然他穿着白色的囚服,衣服上没有半点污渍,连领口都乖顺搭在脖子上。那双眼睛里,却藏着不属于世间的东西。
  他依然暂时折服在权力的监控下,从一个艺术家变成了一个囚犯,每天七点半起来晨跑,十二点的午饭一如既往的难吃。
  他有些想念起曾经的那一身玫红色的优雅礼服和发出醇香的红酒杯,玫瑰洒落在夜莺脚下,婉转缠绕起提琴的小夜曲。
  可那美好的回忆却被腐败的社会撕破。他不止一次见到在他们的家宴上彬彬有礼,穿着金色长袍的公爵与他握手,小心翼翼照顾孱弱的夫人,却转而和他随身带来的侍女在他们的后花园醉生梦死。声音即使是掩盖起来,却也带着另人厌恶的情欲。
  真是令人恶心,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等到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优雅舔着指尖上的赤红,长靴踏过蔓延血液,衣衫不整的侍女尖叫着逃开。他定定望着那狼狈的影子远去,将一杯红酒通通倒在了地上公爵死不瞑目的尸体脸上。
  然后警察来了,他毫无意外被抓进了监狱。
  “嘁……破烂的地方,有瑕疵的人们……”
  他不甘而耿耿想着,晃动一下手铐。
  然后那个晚上,属于他的转折点,被递进用火漆封着的信笺里。当他打开信笺时,一片玫瑰花瓣飘落在地。
  这封信真是久违的,符合他美学的美丽物品。
  或许他会认真看完的。
  书写者自称“欧利蒂丝庄园的拥有者”,邀请他以“监管者”参与“游戏”。若他同意了这个请求,只需要将那片玫瑰花瓣抛出窗外便可。
  这,不是废话吗?
  只是单单凭借着优雅的字迹和对自己情况不经意间透露,便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同类。
  无需犹豫,红色的花瓣从窗口一闪而过,飘落在地上,像是凝结的血液。
  那天晚上,当他熟睡时,监狱的门突然被暴力破开。他被惊醒,映入眼前的是一个鹿头,毫无生机的双眼紧紧盯着他的脸。
  身形魁梧的小丑拿着巨大的爆竹将前来支援的狱卒敲晕在地,嘎嘎的笑声惊醒了全部犯人。他们愣了几秒后,开始狂热欢呼。
  Μινώταυρος和……Joker?
  他们带着他破开监狱的墙壁,然后落到一直等待着的厂长面前。
  班恩——那个鹿头——直视着前方,话语却是对他说的。
  “你好,我的新同伴,你的名字?”
  他张口,正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却忽然定定沉默了会,拉开一个优雅的笑容。
  他想到了一个符合他的新名字。与此同时,那个旧的名字伴随着尊贵的姓氏,渐渐消失在脑海中。
  Copy Cat?
  不,他就是真人。
  “Jack……Jack the Ripper。”
  后来,欧利蒂丝庄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新的监管者。
  他带着面具,锋利的长爪夺命于无声处,随后又雾隐在空中。
  他偶然也会穿纯白和浅绿的礼服,但他最喜欢的还是那一身像夜色下的玫瑰般的红色。或许,那身玫瑰色其实是无数参赛失败的人们溅上的鲜血。
  若是狂欢之椅旁绑着一朵月季,或许那就是杰克的杰作。他淡笑着雾隐在挣扎哭喊的求生者身旁徘徊,然后准确而狠厉击倒前来帮助的可怜的帮手。
  每一次的游戏结束后,他用苍白的面具目送侥幸逃脱的背影,端起一杯红酒等待客厅里交头接耳的下一位目标。
  “我的小姐,很荣幸遇见你,晚安。”
  “愿你玩得愉快,因为这是你最后一次能看到午夜的云朵了。”
  “哦呀,被我抓住了呢……真可惜,本想与你好好共舞一曲,不过现在你得继续沉沦在永恒的地狱中。”
  “妄想逃跑吗?抱歉,我的爪刃似乎不怎么同意呢。”
  “时间快要到了呢,要来一杯临别的红酒吗?”
  “再见,我亲爱的小姐。”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