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孤舟

咸鱼中,终于变成了杂食动物

【喻王】七夜行灯•第一谈(3)

下章发车。车技不好请谅解。

本章副标题【论天意到底干了什么?】【天意其实什么也没干】【喻文州:论和一只猫争男朋友的感受】




















前文见七夜行灯tag。

  倒计时八分二十一秒的时候,一阵夜风略过整个学院,被【避难间】微小却必不可少的通风口压缩出诡异而恻离的尖啸。王杰希重重吐出一口气,可下一秒舒张的胸腔就紧紧贴上了坚如磐石的门。他沉默盯着门几秒,后退了半步从抵在门上转成抵在墙上。
  从一个角度恰到好处的监视口看去,那黑猫依然盘在桌子上,头埋在自己蜷起的身子里,耳朵时不时抖动几下,全然不知自己正被卷入一场诡异的游戏里。
  倒计时六分五十九秒。四楼的所有教室也被按部就班翻找一遍,照例是一无所获。喻文州停在了最后一间教室门口,拿出手机瞥了眼时间,手指勾起垂到耳边的一缕头发重新别回耳后,抬眼望向通往五楼的楼梯——对于常人毫无异常的空气,于他却是直直被浓郁的血气指引着某个地方。他看了眼手机玻璃上倒映出的红瞳,继续刚才未完成的旋律。
  Knock knock, I am at your door now,
  I am coming in, no need for me to ask permission
  Knock knock, I'm inside your room now,
  where is it you've hid, our game of hide and seek's about to end……
  倒计时五分零八秒,王杰希隐约听到了独特的嗓音在哼唱刚刚中断的旋律,伴随着清脆的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蓝色披风从楼梯口一闪而过,却径直朝着心理室直直走来。那本来平静酣睡的猫儿忽然跳起来,喵喵叫了几声,奓着浑身的毛往左跳了两步,好巧不巧堵住了他本就狭小的监视空间。
  他暗暗皱眉,踏出的半步却因为突然响起的嗓音而僵直停住,手无意间搭上开门的把手,却只是紧紧捏着。
  “怎么?你……也想来分一杯羹吗?”
  似乎响起了猫咪扑腾的声音,夹带着不满的喵喵声,一时间乱成一片。王杰希忍不住又看了眼,却见自己的新盟友被拎着后颈的皮毛,四肢腾空胡乱挥动,然而没什么用。
  喻文州冷笑了声,随手将猫放下,见那猫飞快挡在自己身前,眼里幽幽的光更深。
  “把他藏起来,然后等我离开就可以独占了……是吗?”
  手机的倒计时还有两分十八秒。
  王杰希紧紧贴着密室的门,想要抑制自己的呼吸,肺却颤抖着渴求更多的空气。粗重的鼻息夹带着心脏的狂跳,在耳边连成一片。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汗,混合着手指上还没有愈合的伤口里的血液,把左手手腕上的白色表带涂得一片狼藉。
  那猫终于蔫蔫垂下耳朵,尾巴不乐意狠狠拍了下桌子,在喻文州的注视下勉强退了半步,便乖乖坐着,透亮的墨绿瞳孔一动不动凝视着他。喻文州轻拍一下猫儿的脑袋,嘴角扬起轻轻说了声真乖后,眼神随着自己感知到的方向转去,恰好对上了王杰希通过监视口偷看的一只眼睛。
  倒计时一分五十七秒。
  喻文州已经封死了所有退路,可他却只是悠闲原地踏了几步,诡异的童谣继续响起。
  Ding dong, I have found you(叮咚,我找到你了哦)
  王杰希靠在墙上,耳边恰好是小小的通风口,夜风直直灌入他的耳朵。
Ding dong, you were hiding here?Now you're it
(叮咚,你藏在这里啊?现在你输了)
  倒计时五十八秒。喻文州走到了柜子跟前,手指已经搭上了柜子边缘。沙盘游戏的小道具被取下几个,扔在桌子上。
  Ding dong, finally found you dear,now you're it(叮咚,终于找到你了,亲爱的,现在你输了哦。)
  他伸手想要推开柜子,指尖却是传来了门内抵抗的力量。
  门内,王杰希用肩膀顶着旋转门,额角的发丝已经湿透,粘在眼睛旁模糊了一点视线。手机被放在突出的一个小桌上,冷白的屏幕被调到了最暗,但黑色跳动的数字却依然清晰可见。
  倒计时二十五秒。
  Ding dong, looks like I have won,now you're it(叮咚,看起来我赢了,所以现在你输了呢)
  旋律未曾断掉,喻文州只是轻笑一声将力瞬间收回,门内的王杰希果不其然因为惯性冲出了门外,重重摔倒在绵软的地毯上。鼻尖麻麻痒痒被地毯上的绒毛扫过,脑中嗡嗡的回响还没有完全的消除,一只冰凉的手就已经当胸环住,将他拉起,靠在自己的身上。
  他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拿出来,王杰希转头垂眸看了一眼,那倒计时暂停在了最后两秒,就像烧灭了最后一丝空气的篝火,热烈却又令人绝望。
  喻文州满意清零,将王杰希的手机放在桌上,这才转过头看向被自己牢牢抓着的人。歌词还有最后一句,他挑了挑眉,将脸又凑近几分,直直看向王杰希眸子里的深渊,用最为平和的语气轻哼出了最后一句歌词——
  “Ding dong, pay the consequence.(叮咚,付出代价吧)”













  腰被牢牢环住,王杰希重重吐出一口气,不动声色挣开那只手,靠在桌子上,视线却是看着背叛自己的那只黑猫,低低道了句:“……你赢了。”
  也不知是对喻文州说的,还是对黑猫说的。
  喻文州解开累赘的披风,那织品从背上柔顺滑下,落在桌上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形状。白色的手套贴上了王杰希的脸,拭去额边的湿汗,对他说:“我的荣幸。”
  王杰希握拳,将受伤的手指收拢在手心里,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若是老师大半夜来赴约的目的只是问我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那老师何必要来?”喻文州从善如流堵回问题,刚想说什么,眸子却瞥到王杰希试图藏起来的那只手背的一丝嫣红。
  “你的手受伤了。”他不顾王杰希的抗拒,强硬拉过那只手,展开。指尖上的伤口本就没有完全愈合,被王杰希这么一握又重新裂开,新流出的血液布满了手心。王杰希想要抽回右手,手腕却被喻文州牢牢钳着,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
  “文州……唔!”
  他软下语气,但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眼前的场景止住了嘴。喻文州凝眸盯着那出血的地方几秒,竟然低低俯下头去,将他那根流血的手指含住轻轻吸了两下。血液流失的诡异感觉糅合着视觉冲击,将他的大脑撞得一阵眩晕。
  伤痕被口腔的外力压迫,血液争先恐后涌出,悉数被轻轻舔舐去。喻文州垂着眸子,轻轻用犬牙咬着那根手指,变本加厉索取。血液柔顺滑入喉咙,终于是浇灭了那焚烧了他灵魂接近一个月的火。他的手指攥得王杰希的手腕已经有些发白,血管被紧紧压迫,挤压得暴露出了形状。
  原本深红到发黑的眸子的颜色渐渐变浅,最后定格在了琉璃一样透亮的浅红色,就像两块宝石一般发着淡淡的光芒。喻文州不厌其烦把手心上已经有些发褐的血迹用舌头一点点舔去,抬头看着王杰希已经泛红的脸。
  “就当是试用吧,体验不错……”他这么说着,将头轻轻靠在王杰希的肩膀上嗅着源源不断传来的香味——那是饕餮盛宴一般可以引人发狂的味道。
  “文,文州……”王杰希僵直着脖子,感受柔软的发丝擦着自己皮肤,随着喻文州的微微动作而一起一伏。他的左手摸索着桌底,终于拽出一把椅子,便和喻文州保持着这种姿势慢慢滑进宽大的椅子里。
  “……你是吸血鬼?”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始发问。
  脖颈处埋着的脑袋轻轻嗯了一声,呼出一口冰冷的气息,把脖子上的汗毛全数激起,莫名起了一阵战栗。腰上的手又收紧了一点,强硬宣誓自己的主权。
  “所以……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成为我的伴侣,字面上的意思。”喻文州抬起头来,晶红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凝视着他,好像要把他看透。
  心里沉睡的念想睁开火焰色的思想,燃烧了整个意识,侵占他所有的话语。王杰希一时微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因为想要说的太多反倒是寻找不到开始的源头。
  “……”喻文州撑起身子站起,捡起桌子上的一支笔随手转起来,一边灵活扭动手指一边看向了默默盯着他们的那只猫。
  “我知道老师喜欢我哦。”他语气平淡说出这么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手上的动作却是未停,笔飞快旋转,倒映出王杰希闪过一丝愕然的瞳仁。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种东西?”王杰希紧皱眉头掩盖自己的心虚,语气威严起来,倒是颇有些训话的味道。他随手解了太紧的手表也跟着站起,沾染了几滴血迹的白色表带在绛红的桌上格外刺眼。
  笔盖无意掉在桌上,发出啪嗒一声轻响。喻文州将笔抛起来,伸手接住后搁在桌子上,眼睫轻颤,竟是小声笑了两声,向王杰希靠近一步,冷冷的气息呼在他的耳边。
  “5月22日,雁灵巷。老师自己做的事情,就这么忘记了吗。”
  雁灵巷……雁灵巷?!
  王杰希凝滞了一瞬,再抬起头时脸色已经是掺杂着一半红一半白。他的唇角紧紧抿着,却被咬的扭曲了形状。而喻文州笑容如常,就好像他们刚刚说起的不过是某一天下午喝的一杯咖啡。他轻轻抬起王杰希的下巴,嘴角扬起的弧度更高。
  ——其实,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但如果没有这个意外存在,如果他那天没有听见在隔着一个转角的小巷里王杰希轻轻唤着自己的名字,如果王杰希没有在中午走来放下一碗粥,或许他还不会计划出这个其实已经预订结局的可笑邀请。
  因为他知道即使再荒谬,即使再匪夷所思,王杰希也会来赴这个约。
  “这些事情,只要我们两人知道就够了吧?况且,巧合的是……”
  “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你呢……杰希。”
 










 
  学校的大门轻响一声,沉重的钥匙串旋转了三圈后,乌鸦叼起钥匙,飞过铁门静静放在门卫室敞开的窗户旁,终于脱离了控制,嘶哑鸣叫几声后飞向天际。
  王杰希怀抱着那只不肯离开的黑猫,瞥了一眼学校,以及站在旁边穿着不合季节的中世纪长袍的喻文州。
  他最终,果然还是答应了。
  虽然这个结果也不算出乎意料。
  “走吗?”喻文州转头的时候,正好起了一阵风吹起发丝,于是王杰希只看见了半张脸的纷纷扬扬,红色透亮的瞳孔闪烁着星辰的辉光。
  “太晚了,我送你回家。”王杰希看着手机上时针和分针在顶端重合,终于还是拾起了自己“老师”的身份。
  “不必。”喻文州没忘记带上那件已经解下来的披风,舔了舔嘴角。
  压抑了一个月,果然还是太久了。
  “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哦。况且,现在太远了也打不到车呢。”他装作为难扶着额头,眼睛却悄悄盯着王杰希露出的脖子。
  “我记得老师家就在附近吧?不如……我先借住一天?”
  脚步顿住。王杰希一言不发,撞上自家学生狡黠而装作无辜的眼神,喻文州故意歪了歪头,眼里的意思再昭然不过。
  他要是还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就不姓王了。
  黑猫被那眼神惊吓了一瞬,喵了一声缩紧王杰希怀里。两人的目光在夜风里交错,似乎噼里啪啦响起了对峙的电流。
   “……可以。”











彩蛋:
【之后会出场的某叶姓人士】:所以大眼儿到底在那个雁灵巷里做了什么?
  【作者】:哦,就是那天下午鱼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老王在那个巷子里喊着他名字Diy啊。
  【王•其实是个超灵体•杰希】:【黑脸】黑历史不要提。
  【喻•开心抱得老王归•文州】:一切都是天意哦(^_^)。
   【作者】:不是我说的我什么不知道.jpg。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