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孤舟

你好,这里天舟↓









本命喻王喻无差互攻,副cp喻叶喻/叶王叶。

总之就是RGB组等边大三角,其他cp不定。

不定时开点文,长篇大部分时候会坑,所以着重于短篇。


正在练车技中……

【all叶】极夜霜尘(1)

——和朋友 @楚门 打赌时赌输的一篇文。

——【暴风雪山庄】模式,不懂的可以自行度娘

——ooc黑化什么的都会有,第一次尝试all叶文笔不好请别介意。











——后攻们的出场时间是长短不一的!!!(知道【暴风雪山庄】模式意思的人,懂得我在说什么的吧……)





那么正文开始?↓






















 1
雪山缄默着拥抱素色的苍茫,似乎要与冷清的天空融化成一滩蓝白的慵懒风景,遥遥望着山脚下的不速之客。那群人叽叽喳喳,却又想起了雪山的存在,不自觉压低了声音。
  “老叶老叶老叶!我们来拍张照吧!”一马当先的黄少天还没到大门前,就已经迫不及待放下了自己的行李拉着原本驻足呆看雪山的叶修举起了自拍杆。身后王杰希不动声色往前走了一步,正好完美挡住叶修半脸。在黄少天刻意压抑着的一大串叫嚷中,肖时钦暗叹了口气,拿出提前要到的钥匙。
  “各位,先进去再说。”他不经意间走过无奈拉扯着黄少天的叶修,手指有意无意间划过叶修垂着的手背,眼里带着一点闪闪烁烁的小满足。身旁拿着别墅平面图的喻文州嘴角微微向下了几度,一丝暗芒闪过又消失不见。
  身后黄少天熟稔勾起叶修的脖子,硬是拉着他拍了张照,叶修又推又拉,最后无奈勾起一个官方的笑容,比了个剪刀手,身后模糊闪过张新杰无意间看向镜头的半脸。
  率先冲入的张佳乐的欢呼声从过道一路传到走廊,叶修无奈抓着几乎要挥到他脸上的一只爪子,在众人推推搡搡和明争暗斗中簇拥着进了别墅。提前到达的方锐和李轩已经将别墅大概整理了一下,只待众人的入住和接下来几天的彻底放松。
  这是某个夏休期的中途,联盟对于国家队的【特殊奖赏】,包了一栋别墅供他们放松游玩,周围便是雪山,独特的风光和悠哉的蓝天白云洗去一身疲惫。
  六间客房都是双人间,最后几个大男人吵吵嚷嚷,终究是用抽签分配了房间。
  然后抽到和叶修一个房间的李轩意料之中收获了或明或暗的几个眼刀。他耸耸肩,表示反正自己只是来住一个晚上的,这才舒缓了些许已然弥漫硝烟的气氛。
  “来来来大家随意看一下啊。”方锐笑嘻嘻挥了挥房卡,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身后张佳乐嘟囔着“说的好像你是别墅主人一样”,也拖着行李箱进了房间。
  肖时钦推推眼镜,不动声色看了眼窗外皱了皱眉,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从见到方锐的一刹那开始……总觉得有一种事件就要发生了的前兆。
  就像现在所有喧闹的,欢笑的和调侃的人,都只不过是镜子另一端的人,让他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雪山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蛰伏着,期待着打破一切。
  是错觉吗?
  “肖队?”王杰希的一声唤拉回他的思考,肖时钦顿了顿,道声抱歉,遂拉着行李箱与其一起走上二楼属于自己的客房。
  ……是错觉吧。
2
  晚饭后短暂的休息时,李轩承担起去山下采购的任务,带着陌生的纸币消失在道路尽头。叶修点起一支烟慢悠悠踱到花园,正好和捻着一支月季的喻文州碰个正着。
  “哟,文州啊。”叶修两根手指夹着打火机挥了挥算是打招呼,喻文州怔了几秒,这才扬起轻车熟路的一个微笑,道声前辈好。
  “干什么呢?”叶修娴熟勾起喻文州的肩,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是不知哪来的一株野草开出了紫色的花朵,随着凛冽晚风轻轻摇摆。
  他眯起眼睛,刚点的烟顺着喻文州的耳边飘散开来,火星一闪一烁,沉默着臣服于自然的力量。两人静静看了会不知名野花,直到那烟还剩下一半的时候,林间深处忽的传出鸟鸣。
  喻文州半拢着衣领,在寒风中呼出一口气,叹道:“真没想到这样的寒冷里,竟还能开出生机啊。”
  叶修惬意嗯了声,勾着喻文州的脖子任由自己窝在他怀里,发丝吹起几缕模糊了视线。忽感觉头被轻轻抬起,喻文州淡淡道:“这样子会着凉的,叶修。回去吧。”
  两人转身的一瞬间,身后草丛簌簌摇动了几声。叶修无奈捂脸,喊:“出来吧。”
  草丛又是簌簌几声,未见其人,喋喋不休的声音已经率先飘了过来:“老叶我说你和我队长大冷天站在这里卿卿我我调情也不遮盖真是太过分了啊队长你也真是居然吃独食也不加我!”
  喻文州无奈摇摇头,回了句“少天你误会了我只是和叶前辈赏花而已”,伴随着黄少天自带的BGM一路吵吵嚷嚷回到了别墅门口。
  张新杰刚刚洗好澡,此时正斜靠在沙发上吸着一杯果汁,浴衣不知有意无意扣到喉口,分明是正常的穿着却莫名有一种禁欲感。他眯起眼睛看向门口,嘴角轻轻弯起几个弧度,恰到好处形成一个属于张新杰的最完美微笑问候。喻黄二人一个眯起眼睛,一个则是发出了一声啧。
   还没走两步,孙翔以一种极其夸张的姿势靠在叶修的房间门口,长腿直接拦着整扇门,金色刘海半撩不撩扬在耳侧,耳钉恰好反射了壁灯光线,一闪一闪吸引了叶修视线。他极其中二地用手挡着眼睛,整个人用门框凹了个十分神奇的造型。
  叶修抽了抽嘴角,一句“孙翔你干嘛呢”还没问出来,孙翔已经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说:“叶修,我——!”
  视线却是触及了身后的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三人投过来的凝视,孙翔默默卡了壳,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把险些要出口的告白咽下去,生硬把话题带入了另一个反方向:“……来找你打荣耀。”
  叶修愣了半秒:“可是我们的卡不是在联盟总部那吗?而且这里没电脑。”
  “………………”孙翔还没来得及回答,坐在沙发上喝完果汁的张新杰站起身来,礼貌道声前辈晚安,便自顾自走上了楼,生生阻断了这段无厘头的对话。
  真是的,这样拙劣却又有效果的办法……
  “还有七分三十二秒。”
  3
  除了张新杰外,众人真正睡下的时候几乎接近了午夜。空落落的二楼房间里,一个人正在阳台上出神看着夜色下唯余朦胧轮廓的雪山,嘴边火星一闪一烁。
  该死,因为倒时差的原因外加上经常熬夜,现在自己的身体虽然已经累得快要倒下,可脑子却是分外清醒。叶修皱皱眉,吐出一口烟雾,在混沌里眯起眼睛放空脑子。
  有个人说说话也好啊,可惜自己偏偏抽到了今晚不在的李轩,现在房间里除了他自己,另一张床只留着行李。叶修长长叹气,又是吐出一口烟雾。
  人一旦沉寂下来,便会开始胡思乱想。叶修凝望着远处黑灰线条勾勒出的自然风光,却是回味起最初开始的那段日子。
  永远定格在十五岁的少年,以及那句刻骨铭心的笑语。
  【没关系,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三连冠的骄傲,然后被狠狠摧毁。
  第一次退役那天,纷纷扬扬的大雪,还有转角处闪耀着红色光芒的网吧标牌。
  【——C区47号机。
   ——谢谢】
  再回网游时,重见君莫笑的感慨;与包子,罗辑,唐柔,安文逸等人的相遇;重返联盟后夺得冠军——再到半个月前,刚刚捧在手里,被白炽灯照的有些晃眼的世邀赛奖杯。
  【Victory belongs to——the team of China!】
  天赐恩宠吗?他从来不这么认为。这一切或许有些微的运气,但终究是他们的初心打下了冠军。
  幸好,上天是公平的。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最后吸了一口烟后随手按在洁白的烟灰缸里,再抬头准备从搁在旁边的烟灰缸拿一根新的烟。点亮火星的瞬间,拿在手里的打火机却莫名掉在了地上。
  “?”……是手抖了吗?
  他俯下身子拾起打火机,手指触碰到地面的一刹那惊诧发现地面竟也在颤抖。他惊愕站起身来,耳边传来沉闷的声音,连续不断响起。
  依然是黑夜的笼罩下,刚刚朦胧安静的山峦轮廓竟不断塌陷,崩溃。细细的一条线从山顶而下,汹涌扩大,带着震慑的力量,飞起白色的雪雾。叶修吃惊瞪大眼睛,看着那雪线冲到山脚,已然是带着一大波的积雪填塞住了面前所有的风景。
  竟然,在这个时候——雪崩了?!
  他惊讶得连烟都忘记去抽,刚点的一根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烟雾袅袅飘散。
  房间地板缝隙漏出一丝光亮,随后是有人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敲响了他的门:“……前辈,醒着吗?”
  是隔壁的张新杰和喻文州。
  他张口回答了一句,但脑中只剩下最后一个事实沉重敲击着意识。
  他们,被困在这里了。
  与此同时,厨房里,响起了一声惊恐的呼喊。
  “啊——!”
  那声音是属于唐昊的。
  4
beholder:【……你是怎么知道,会发生雪崩的】
murder:【这,你就别管了。那么,我们的合作可还在生效呢。】
beholder:【……我知道。所以,你要干什么。】
murder:【哦?这还用问嘛……】
murder:【当然是赶,尽,杀,绝,咯。】
murder:【我很期待,这会是一场,完美的犯罪的……】
  5
  嗯……?
  半夜被突发雪崩震醒的唐昊揉了揉鸡窝般的头发,随手拿起睡前丢在床头柜上的发带走出门。室友周泽楷似乎没有被影响到,却依然沉浸在深眠里带着可爱的眼罩,嘴角漾起一抹浅笑。
  水……在哪里。
  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口渴,喉咙像是被什么灼烧一般,大概是晚上在花园露台上的BBQ时不小心被鸡翅上的胡椒粉呛到了喉管。他烦躁啧了声,凭着记忆向厨房走去。
  终究还是不是自己熟悉的呼啸宿舍,没走几步就差点被地上华丽的地毯和放置花瓶的茶几绊了一跤。猛然的俯冲力让他随手抓住了一张桌子,这才差点没有让脸跟地面亲密接触,胡乱拉下发带随便梳理了两下乱飞的头发,循着记忆中的路线继续摸黑前进。
  厨房里应该有白开水,他摸着自己快要烧穿的喉咙想着,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
  嘀嗒……嘀嗒……
  什么声音?
  他狐疑摸索着,却一时摸不到开关,胡乱揉了两把头发干脆就摸黑打开了厨房的门。几瓶水就放在门口的架子上,他打开一瓶新的,咕嘟咕嘟灌了半瓶矿泉水,这才喘着气感觉喉咙好了一点。然而那声音却依然让人生疑,他望向声音来源,却看见了有什么东西躺在地上。
  这是……?他向前一步,拖鞋却啪的猜到了一摊液体。唐昊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道:“不会是水龙头漏水了吧……”
  正在墙上摸索的手指终于触碰到了开关。他半闭着眼睛打开厨房顶灯,再转过头时,愣了几秒被眼前的场景吓得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啊——!”
  脚上绵白的拖鞋的鞋底染了一层红,红色液体持续蔓延开来,把几乎大半个厨房的地板染上一层晦涩。靠在洗手台的地板上,在黑暗里看不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
  这个人背对着他躺倒在地上,手指上星星点点的血迹,脖子上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伤口。唐昊定了定神,朝那人的手指望去。
  血迹是从脖子那边蔓延的,所以手指连着小臂圈出了一块空白的地方。那个人大概是沾了自己的血,在那片地方上写了一个血色的【X】,还有一条下划线。
  这个人……唐昊比谁都要熟悉。
  那是呼啸的前任的副队长,同时也是国家队的一员,林敬言最好的搭档。他初入呼啸时,无数次的与这个人擦肩而过,也看着他的离开,转型,再次的封神。
  ……可是为什么,现在他躺在这里,无声无息?
   “唐昊,你干了什么?!”
  一声惊呼拉回了他的视线。唐昊抬头,看见的是孙翔和黄少天惊恐站在他身后,瞪着面朝下的方锐。他意识到什么,站起身来,喊道:“不是我干的!”
  比起被冤枉的慌张,内心最理智的那一块突的跳动了一下,冷酷而悄声说着一个事实。
  他,方锐,在晚上还在与自己互相拼酒的前副队长,死在了厨房里。
  他回头,身后站着其他的所有的人,或是面带恐惧盯着方锐的后脑勺,或是默默瞥过视线捂住嘴。张佳乐面色苍白抖动了几下,最后还是跑去了厕所。
  “大家。”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喻文州。平日温和的眉眼现在也是因为突发的事件紧紧抿着,带上了锋利的弧度。他还没开口,身旁的叶修脸色已经是差到了极点——很显然他也想到了一起去。
  “虽然现在说了会有挑拨关系的嫌疑……可是……”喻文州指尖叩着自己的肘关节,不知要不要把话说下去时,身后张新杰冷静接上了他的话语。
  “这场雪崩实在是巧合的突发……但雪崩也表示着,我们周边的路都被封锁了。”
  肖时钦皱眉:“你们的意思是……难道……”
  “我们来的时候,这别墅的原主人已经提前了好几天搬离了这里,所以现在除了我们几个……就再也没有别人了。”王杰希默默接上,这一解释众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而且我们周围的方圆百里,都没有其他的住户……也没有什么旅游景点或是活动场所。”一向话唠的黄少天,此时也是罕见的只说了寥寥数语。
  “…………”周泽楷默默褪下眼罩,抱着企鹅抱枕死死盯着方锐,一言不发。
  孙翔愣了几秒,转过头不可思议大吼:“你们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这种事情也有可能是意外不是吗!怎么可能是……”他的手紧紧攥着拳,瞳孔深处却是不愿接受的破碎与迷茫。
  “【排除了一切的错误答案后,那么即使剩下的那个再不可能,也是唯一的正确答案】……刚才我们已经排除了其他人存在的可能性,即使不排除意外事故,但最大的可能性也是……”张新杰说到最后时顿了几秒,终究还是没有把残忍而明显至极的推理结果说出。
  站在最前端的叶修一言不发,只是沉默着把吓得腿软的唐昊拉起来,推给身后的孙翔。他顿了几秒,沿着没有血迹的地方慢慢走到方锐面前,定定看着他用手指写下的【X】。他没有勇气去触碰,更加不敢将方锐的身体翻过来,只是垂着刘海,淡淡骂了一句。
  “……废物点心。”
  他起身,转头,唇角含着锋利的恨意冷冷剜过每一人。
  我不管你是谁。
  也不管你要做什么。
  但我……一定会把你拉出来……【murder】。
  6
murder:【真没想到……你的下手速度竟然比我还快】
beholder:【呵……不过是看你太慢而已】
murder:【看来我选对人了呢】
beholder:【不必废话】
murder:【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我们合作的原则】
beholder:【我知道,不伤害叶修】
murder:【是呢,毕竟他可是我的目标】
beholder:【话别说的太满,到时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murder:【那就,拭目以待吧】

评论(2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