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孤舟

你好,这里天舟↓









本命喻王喻无差互攻,副cp喻叶喻/叶王叶。

总之就是RGB组等边大三角,其他cp不定。

不定时开点文,长篇大部分时候会坑,所以着重于短篇。


正在练车技中……

【all叶】极夜霜尘(2)


世界观部分参照【荣耀鬼】(可以去b站看一下剧情)


【暴风雪山庄模式】,出场有时间长短。


——上一集的方锐没有死,不要听评论里瞎逼逼【笑】















7

  凌晨四点半,这并不是一个适合细细谈话的时间,但在被雪山包围的一栋别墅的客厅里,剩下的十个人面色凝重的坐在沙发上,窗外是刺眼而绝望的霜。

  沉默粘稠而窒息流动在每个人当中,唐昊脚上那双拖鞋已经是换成了新的一双。张佳乐喝下第三口水的时候,终于有人淡淡出声了。

  “这个晚上,产生了一个突发事件……虽然我更偏向于,凶杀案。”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开口说了句没什么用的话,手指却也是忍不住有些颤抖。

  “而比起这个,有另外一个更加残忍的事实,那就是,凶手只可能在我们之间,没准,就坐在我的旁边……”他转头,和面色有些不善的肖时钦打了个照面。

  “张副这是什么意思。”肖时钦无意间望向叶修,但也只是形式上反问了一句,便迅速进入正题:“不过,与此同时更加重要的是,找出他是谁。”

  “他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杀死方锐……这都是未知的。”喻文州接上,手里一只钢笔转的飞快,点在眉心处长长叹了口气疲惫闭上眼睛——因为时差,他现在的身体还累得很。

  “这是一场博弈。”周泽楷皱眉,简单而直白说出自己的观点。他怀里抱着只企鹅公仔,是第九赛季时的周边,此刻却是唯一的慰藉。

  见大家都在看他,周泽楷顿了两秒,继续说:“我们找出凶手,或是,被团灭。”

  一直沉默的叶修站起身来,嘴里叼着没点燃的烟,眼眸沉沉。

  “我想,我们站在这里讨论谁是凶手,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所以……比起这些,我们,还是找找线索吧。”

  “好。”

  “行。”

  “可以啊。”

某一张沙发上,【murder】静静看着叶修,如同花瓣与蝴蝶诀别的眼神。

  等着吧,你终将再一次来到我身边。

  8

“周队。”

刚放好企鹅抱枕的周泽楷回头,见是喻文州走过来,淡淡点了下头以示回答。

“你刚刚说,唐昊出去的时候,你睡得很熟?”

“是。”

“……可我明明记得,周队在飞机上还说你失眠吧。”

门外路过的张新杰脚步一顿。

“喻队是什么意思。”门内传出来的是周泽楷语调平静的质问。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周队的吧?”喻文州的语气也是渐渐冷硬起来,带着几分硝烟。张新杰把自己从思考中脱离出来,礼貌敲敲门后走进房间,却见喻文州和周泽楷一人站在一个床边正在对峙,见门外新的来客不约而同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沉默了数秒,开口:“我不知道。”

  “今晚,突然就睡得很熟。”

  “那还真是巧合啊。”喻文州眯了眯眼睛,带了点淡淡的冷意。张新杰向两人瞥了眼,道:“周队,你睡前有没有吃过或者喝过什么东西。”

  “有,床头柜的杯子里的水。”

  喻文州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那天机场的周泽楷面色分外憔悴,眼睛下挂着两个大大的眼圈。因为这事,叶修特地把座位调开,与坐在周泽楷身边的另一位乘客交换了座位,从正好坐在后一排的喻文州王杰希肖时钦三人看去,简直是隐形的胜利。

  姑且可以认为喻文州有一点小小的【打击报复】,但也不排除另一个可能……

  如果是唐昊和周泽楷联合呢?一人杀手,一人做旁观者睡觉——也就是一个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不是他。”张新杰好像拥有读心术一般,淡淡堵回喻文州近乎荒谬的推理。他从桌上拿起水杯,左右摇晃两下后递给喻文州:“你闻闻。”

  明明是普通至极的矿泉水,可却有股淡淡的苦味儿,总觉得在哪里闻过。喻文州蹙起眉头,望向周泽楷包里那一大堆广告商给的试用品后,终于恍然大悟。

  难怪。

  那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某个牌子的安眠药,而且这安眠药还曾经找过荣耀四大战术师代言。喻文州至今还记得那股片场里挥散不去的苦味儿,据说是那安眠药里的某种特殊成分挥发出来的。

  周泽楷也接过杯子闻了下,脸色微微变得有些难看:“我从不带安眠药。”说完,转头打开了自己的箱子给喻张二人看,证明他说的是实话。

  厨房里,叶修脸色凝重看着躺地上的方锐,一言不发,但眼眶有些微微泛红。

  谁都有可能害方锐,但叶修是没有可能的那个。

  肖时钦走过来,蹲在地上从方锐的袖子上扯下什么,递给叶修:“你看这个。”

  一缕灰色的纤维,而方锐穿的却是黑色的衬衫。叶修顿了顿,视线无意识扫过肖时钦身上同样是黑色的睡衣。他身后的洗手台上放了一张纸,是他无意识写下的一些东西。

  【叶修——yx

   王杰希——wjx

   肖时钦——xsq

   张新杰——zxj

   孙翔——sx】

 
  “如果x是字母缩写……”叶修喃喃自语用两个手指夹着纸,割裂空气,发出咻的一声。肖时钦正好对上了中间的自己的名字,沉默抿嘴。

  “不对,这不对……如果是方锐……他会直接指出是谁,而不是给我们一个范围……我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与泛着冷光的时钟凝视,眼角却突然瞥见肖时钦变得诡异的脸色。叶修迅速回过头来,却看见肖时钦愣愣跪在地上,而方锐……

  只是在他转头的几秒内,方锐——消失了。就好像蝴蝶轻轻振翅,离开了娇嫩的花瓣却不拨动一丝空气。

  “肖时钦?”

  “不,我也没有看到。刚刚我在看厨房刀架上有没有少哪把刀,但转头的时候方锐还是在的!”

  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顾不得其他,跨过地上的血迹匆匆跑到大厅,却只是对上在客厅里对峙的孙翔和黄少天,没有神奇消失的方锐。

  厨房,没有。

  卫生间,没有。

  客房……方锐和谁住的来着?哦,张佳乐。
 
  但房间里也只有张佳乐一个人。

  失踪。

  死亡。

  怀疑。

  背叛。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一下……还有最后一个地方。

  ——叶修的房间。

  国家队的领队已是失了风度,哒哒哒冲上二楼冲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自己想要找的方锐,而是旁边那张空荡荡的床上,落下的一支玫瑰花。那玫瑰甚至还带着水滴,氲了李轩的枕头一枕头水痕。

  那玫瑰下压着一张破旧的羊皮纸,黑色的墨迹歪歪扭扭蔓延了整个纸面。

  【沉眠的森林中孤独的怪物

     为了追求扭曲的爱而不断地祈祷

     在不间断地噩梦中的苛责

     在未眠的黄昏之时迫近——
                                                    ————to 叶】

   给他的?!

  他手中的羊皮纸突然扭曲支离,而后墨迹生生刺入了脑海之中,一个陌生的场景骤然浮现。

  【“方锐,我们还逃的出去吗。”

   “……我不知道,可是……你会逃出去的。”
  
   “你什么意思?——你干什么?!”
  
   陌生的身影一步步走来,方锐手已经被血染红,却执拗拿着一把已经有些磨损的匕首。他扬起一个最方锐的笑,然后——
 
   身体与地面碰撞的一瞬间的疼痛。
  
   被自己撞开的门锁掉落,发出清脆的一声。
 
   方锐转头,嘴唇蠕动了两下。他莫名看懂了方锐的意思。

  【快跑】】

  这是……?

【murder】停下了脚步,守护在门外轻喃着什么,眼眸里一片黑色的沉默。
 
  害怕吗,恐惧吗,妄想要……逃跑吗。

  可是,不可能啊……从他知道真相开始,他就注定要以【murder】的形式,一一亲手杀死伙伴,或是情敌。

  【这个见鬼的地方,只有杀戮才是唯一的救赎】

  他们都忘记了一些本该烙印在本能里的东西,除了叶修之外。

  而那是他们唯一能够逃出生天的密匙。

9

  【beholder】拿起厨房里的一把光滑的刀,锋利的刀刃反射出时钟冷冷的光。

  若无法走向未来,那么终会在循环的怪圈里,迎接灭亡。

  “XXX,来大厅里!”

  似乎是有人叫了他一声,【beholder】应了下便随手把刀放回砧板上,跨过地上的血迹走出去。

  某个未知的空间里,上了发条的魔女玩偶闭上无神的眼眸,不属于人类的吟唱高高低低弥散至整个空间里。时间的沙漏被推倒,沙子漏了一地,一个车轮踩过破碎的玻璃碎片,把挂在月亮上属于迷雾的猫咪一撕两半。

  时钟的身后是死亡的爱丽丝和不停奔跑的红皇后。白皇后被污浊,疯帽子被抹杀。

  【只有不停的奔跑,才能停在原地。】

  【不是吗,亲爱的。】
 
  手抱着发条人偶的洋娃娃眨了眨眼睛,咧嘴笑了,右手牵起了时间的线条,把他们恶作剧似的捆在一起。

  她的金色长发柔软顺滑,蓝色的眼眸盛满了海洋,她曾应该是深海里的人鱼公主。

  于是他们扭曲,循环,在莫比乌斯环上周而复始,杀人或是被杀,复活或是重启。

  “方锐依然没有找到吗。”

  “没有,不过,我发现了另一件事情。”

  “什么?”

  “诶呀是什么是什么队长你快说!”

  “是张副解答了我的这个疑惑。事实上,我们来的时候别墅的主人说【为你们准备了能够持续半年的食物】一类的话语,当时我就在想这么大量的食物为什么却没有一个地方来放置。”

  “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

  “孙翔你闭嘴!就不能听队长说完嘛!啊老叶你下来了快快快看我们发现了什么!”

  “嗯,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是这样的。”张新杰把袖子放下来,走到茶几旁伸手试图拿起那只花瓶,却出乎意料的纹丝不动。

  “这个花瓶有问题?”叶修皱眉。

  “是,至少现在知道这花瓶是被固定的,有可能是某个东西的开关,我想等大家来了后一起开启。”张新杰一边说着一边动手转动花瓶,那花瓶被轻易旋动,发出了齿轮磨合的声音。他顿了顿继续转动,大约三圈半后那花瓶的轨道已经到了终点,再也推不动了。

  肖时钦忽的拉开孙翔,而后两人站着的地方被切割成一个方块,塌陷下去。大概是太久没有使用过的原因,密室开启时扬起了一片灰尘。

  喻文州掩着袖子扇开灰尘,趁着混乱塞给了叶修一块提前备好的湿毛巾。

  “谢谢啊,咳咳……”

  “我先下去看看。”喻文州随手扯了个人一起拉下去,走到了地下室这才想起转头去看是谁,却是看到了一脸黑线的王杰希。后者默默拍开喻文州扯着他袖子的手,取出手机打开手电灯,此时张新杰叶修等剩下的人也纷纷走下来。

  左侧的房间微微泛着冷气,大概是冰库一类的东西,王杰希拉开柜门,果不其然看见了成堆的冷冻食物。
 
  但另一边的房间却是被牢牢锁着,谁也推不开。叶修看着那门锁,正思考能不能用铁丝什么的撬开,耳畔却突然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叶……”

  “我们……循……环……约定……”

  “你说什么?”他慌忙回过头来,却对上孙翔疑惑的目光。其余人都是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杀死。”

  那个声音最后吐出了一个不怎么令人愉快的单词后便缄默了,再也不愿提示。

10

【murder】:你听到了吗。

【beholder】:嗯,方锐的声音,他想起来了吧。

【murder】:恐怕是因为退出链接了,所以被【世界】屏蔽了。

【beholder】:但也证明我们的方法确实有效。

【murder】:真是够可笑的,我们唯一生的方法,竟然是死。

  【beholder】:何必多言,下一个是谁。

  【murder】:看情况吧,前提是不能让他们发现了真相而使【世界】崩塌,我可不敢冒着意识被永远困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的风险。

  【beholder】:……嗯。

评论

热度(8)